The U.S.-China Trade Deal: Regulating China with U.S. Rules

The U.S. and China signed what many called a “history” and “significant” trade deal on Jan. 15. What are exactly in the deal and how should we look at it?  Here are some of my thought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arts, of course, is that China has agreed to buy billions of dollars of US products in the next two years. And this is written down in agreement.

Another very important part, as I see it, is trying to regulate China’s behavior in many different areas, such as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technology transfer and many other areas. Try to regulate China’s behavior in these areas with American standard, American rules, and American norms, which are, of course, also the universal norms of the free world.

So, in many articles one can see that it says “China shall provide” this and that, and there are many items under that, to detail what China should do exactly.

But when it comes to the part of the U.S., there is only just one sentence, saying “The United States affirms that existing U.S. measures afford treatment equivalent to that provided for in this Article”. To put it in more plain language, this means that the current American rules have already have everything in place, so that the U.S. does not have to do anything or change anything.

But China has to abide by all those items to reach the standard of the US, or of the free world.

So now I understand why it needs so much time for such an agreement to be drafted, and agreed upon by both parties. I would say there must be tremendous works behind it. And on the American side, there must be different expert teams behind it too, because there are many very detailed technical regulations, rules and specifics in it.

Another issue to discuss is the enforcement mechanism.  Many people are worrying about it, because the Chinese regime’s track record of keeping their words is not that good.  So people are worrying that none of this agreement could be executed, or the Chinese regime will just try to ignore all these regulations or the items in this agreement.  How should we look at this issue?

Ye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CCP ) does have a very bad track record of keeping their words or promises, like in the case of Hong Kong. Freedom of speech and freedom of religion are all in China’s Constitution. But in reality, there is no freedom of speech or freedom of religion whatsoever in China. If they don’t even respect their own constitution, why should they respect an agreement with another country?

However, in this agreement, there is a termination article, which says, “Either Party may terminate this Agreement by providing written notice of termination to the other Party.” This means either party can choose to terminate this agreement without any preconditions. One party can just notify the other party and then this agreement is terminated.

So the worst case scenario is, if the CCP doesn’t keep their words, or doesn’t follow all the items of this agreement, the U.S. has the option to terminate this agreement. And then we go back to where we started, where there was no agreement.  And then of course the U.S. can put back the tariffs.

And there are many other tools that the US can use to put sanctions on China, in technology, financial, and many other areas.

Then one might ask: Does this mean that the U.S. has nothing to lose?

To answer this question, we must first of all understand what has brought China to the negotiating table in the first place. 

Since the trade war started, the Chinese regime has been encountering huge economic pressure and economic downturn. The economy is slowing down; the unemployment rate is very, very high. So the Chinese regimen was very desperate and had no choice.

However, with those said, I’d like to point out one more thing.

If the starting point for President Trump to start this trade war is to have a fairer trade relationship, perhaps he has achieved a small part of his goal.

However, the U.S. government should also realize that for China, any trade issue, or economic issue, is not only a trade issue or economic issue. Everything in China is tightly tied to this one party political system, to the CCP’s unique way of ruling the country and running the economy.

So, to try to have the CCP to behave, or to follow the rules of the free world, even in only economic sectors, it means that one has to touch upon the political system, the political structure of the CCP. Will the CCP allow the U.S. to shake that part, to touch upon the very basics of their ruling system? Or will they be willing to change their political system so that their economic system and behaviors can be changed accordingly?

This is an issue we have to wait and see.

 

 

发表在 时评 | The U.S.-China Trade Deal: Regulating China with U.S. Rules已关闭评论

視頻:評韓劇《德魯納酒店》——一部引人入勝的作品

前兩天看到一篇報導,說韓劇《德魯納酒店》登上了愛奇藝台灣站2019年度韓劇排行榜冠軍,就到網上找來看了下,果然十分引人入勝,不自覺間就想一口氣看完!

這部十六集的電視劇題材十分有趣,講的是一個專門招待鬼魂的名叫「德魯納酒店」的故事,它既包含了已「存在」了一千三百年的女主人公滿月與她的三位戀人在千年間的生死情仇,也講述了酒店中數名「店員」的百年恩怨,以及大家最後怎樣在千年、百年的恩怨情仇中各自解脫,走向新生的「光明」故事……

點擊收看:

发表在 时评 | 視頻:評韓劇《德魯納酒店》——一部引人入勝的作品已关闭评论

三十年愛國夢斷

「臭味相同」的「土包子」

我先生和我分別是1980、1984年考入北京大學的。當時的出國熱可說是方興未艾。同學見面,不是問「你聯繫學校了嗎?」就是說:「你考託福沒?」先生所在的化學系更是「過分」,一個班三十多人,最後走得只剩下兩個人了——包括我先生在內。

我以優異成績被免試推薦為研究生後不久,我的導師就到美國一所大學任教,並很快把我的幾個師哥師姐都弄到美國去,就剩我一個「關門弟子」還在國內。導師覺得對不起我,多次催促我去考託福,說只要我有了個還算說得過去的託福成績,她立刻就把我也辦出去。

我的英語成績當時是全班最好的(高考成績高達95分),在沒有經過任何培訓、複習或準備的情況下,自己隨便拿一套託福模擬題來做做,也能得六百多分。

但是……我始終沒有去考託福。不知是因為天生的,還是因為從小中國古典書看多了的緣故,我對中國文化,有種說不出的眷戀,從心底裡就沒想過要出國。當時常跟人講:我一想到出國後要天天吃麵包、滿眼裡只見「洋鬼子」這兩條就受不了。而在國內呢,哪怕是天天在公共汽車上聽人吵架呢,也像是仙音妙韻一樣動人,因為他們說的是鄉音,而吵架時所表達的喜怒哀樂,我都能體察深刻——他們都是我的同胞,我懂得他們,因此也覺得跟他們有一種血脈連繫。

先生的情況也差不多,雖然考了託福,甚至已接到美國一所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最後還是留了下來。在對中國文化的熱愛和眷戀上,我們剛好是「臭味相同」。不管有多少人走了,我們都「巋然不動」。記得那時有出國後回來探親的同學,說話時動不動夾幾句英語,我聽了後說不出的反感,心想:不用英語不會講話啊?當時覺得自己非常「正義」。

快樂的中國人

1997年,我得到一套法輪功的著作。一口氣看了兩遍後,我內心的震撼無以言表,又似乎我之前所有對中華文化的熱愛、我到那時所看的所有書籍、所學的所有知識,都是為了讓我在看到《轉法輪》時,能夠更好的理解這深深植根於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博大精深的法。

於是我開始了修煉,並一舉拋掉折磨我多年的病魔,和因病魔帶給我的深深絕望。一家人都分享著我的快樂和美妙的改變,其樂也融融。

如果日子就這樣進行下去,那我和先生到今天為止,一定都還是快樂而自豪的「中國人」。

生平第一次的出國願望

然而,1999年,一場突如其來、鋪天蓋地的另類「文革」——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開始了。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突然從「天之驕子」變成了「階下囚」。

監獄和勞教所的日子是不堪回首的。在地獄般的魔窟裡經歷和目睹了太多超出人類想像能力的罪惡後,我痛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活著出去,並揭露這空前絕後的大邪惡!

也就是在那時,我生平第一次有了出國的願望和衝動。

再後來發生的事情,是比酷刑更加不堪回首的,在此就不再多言。有興趣的朋友請參閱拙著《靜水流深》

走出北京女子勞教所不久,我有如神助般令人不可思議的拿到了護照,這過程也不能細說。

雖然拿到護照,其實也很茫然,不知能夠通過什麼方法、逃向哪裡。

仗著能講英文,我開始有意接觸「老外」,遇到靠譜的,就跟他們講我的故事。一位到中國度假的美國教授、一對到中國教英語的澳洲夫婦都願意幫助我。

澳洲夫婦的邀請信先來了。我將簽證申請遞到澳洲大使館後,不由得又躊躇起來:我不知自己是否在海關的黑名單上,能否平安出境。

於是我決定先去趟鄰近的泰國「試試水」。

首嚐「中國人」的悲哀和恥辱

申請泰國簽證,讓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作為一名「中國人」的悲哀和恥辱。泰國大使館牆上貼了一張免簽國的單子,那麼長,有幾十個上百個國家吧,獨獨沒有中國;沒有中國也就罷了,對年齡在35歲以下的女性申請人,還得找個單位開證明,證明你到泰國不是去賣淫的,才能給你簽證。

我感到人格受到極大侮辱,但為出國計,也只能捏著鼻子找人開了證明。

去泰國呆了五天再回去,確認可以正常出入關後,我立即再次催促澳洲使館,終於在2001年8月31日,登上了飛往澳洲的飛機。

到達墨爾本後,我又以最快的速度遞交了難民申請,同時站出來以親身經歷向主流媒體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為此,還曾勞動中共駐澳大使館官員馮鐵出面給《悉尼晨鋒報》寫信,說我這樣做,無非是想取得澳洲身份。

因為有中共的搗亂,我的難民申請在近兩年之後的2003年7月1日才被批准。

難民旅行證

一拿到難民簽證,我立刻衝到美國領館,申請到美國的簽證,因為我想參加每年7月20日左右都會在華盛頓舉行的抗議鎮壓法輪功的活動,同時也想親耳聆聽李洪志先生講法——修煉這許多年,我還從未見過師父。

誰曾想,我這種舉動在美國簽證官眼裡頗為「可疑」,哪有頭一天拿到難民簽證,第二天就來申請美國簽證的?於是二話不說就拒簽了。

第二年七月,我又去簽。這次看上去不那麼可疑了。簽證官問:到美國去做什麼?我告訴他參加法輪功的抗議活動。他又說:知道為什麼你這種人我們不願意批嗎?你現在既沒有澳洲護照,又沒有中國護照,萬一在美國有什麼事,哪個政府管你呢?

我立刻將自己仍然有效的中國護照遞給他看,並說:請看,我仍然是合法中國公民,萬一有事,中國政府理當管我。他笑問:你敢去找他們嗎?我也笑答:只要它保護我,沒什麼不敢。

就這麼談笑間,簽證官批了我的申請。我到美國後,有朋友相當吃驚:像你這種拿難民旅行證的,美國政府一般不會給簽證,你怎麼這麼好運?

澳洲護照帶來的自由

兩年後,到我有資格申請入籍澳洲時,我沒有猶豫,立刻就去辦理了。經歷了勞教所的九死一生,和出獄後的驚險逃亡,到此時已宛如隔世為人。骨子裡,我依然「中國」到底;然而「中國」已被中共竊,為旅行方便計,我已無別選擇。

有了澳洲護照,也真是方便,無論是去美國、歐洲,還是香港,都是買張機票就走人。再也不會發生去哪裡被拒簽,甚至要求寫個保證之類的恥辱之事——當然,想回被中共劫持的中國,那又另當別論。

特務經濟迫害

我得到難民申請後,也立刻辦理先生和孩子過來團聚之事。孩子在2004年先過來了。先生本來也可一起過來,但當時他正在國內做一個大項目,不願就此撒手。

這個項目,是2002年底接手的。當時他因為我控告江澤民而受牽連,剛剛被監禁了一個多月。他入獄前本來在北大下屬某公司任總經理,出獄後丟了這份工作。為了讓他「散心」,朋友帶他去了外省,並承接了當地一個大項目。2004年,正是項目吃緊之時,他不願離開。他總以為,項目馬上就要見效益了,等有個結果再走比較好。

他以為到了外地就「天高皇帝遠」,誰曾知,中共仍然死盯著他。他雖然不煉法輪功,但因為是我的家人,所以也在監控範圍。據後來瞭解到的情況,當時國安成立了一個三人小組,專門盯著他。他一離開公司,他們就去查帳,所以對他公司的財務狀況,恨不得比他自己還清楚。

這樣的大項目,前三年,基本都是一味的付出與投入,沒有什麼收益。等到公司剛剛開始要有收益時,先生突然接到工商局的通知,讓他把公司關了。他問為什麼,工商局說:「不為什麼。反正不是經濟原因就對了。」

先生慘變「無國籍人士」

四年的心血和努力奮鬥,又這麼白白的付諸東流。先生這才懷著滿腔的憤懣、無奈和疲憊,於2006年底到了澳洲。

幾個月後,洗衣服時,我們都忘了檢查衣服口袋,他裝在褲兜裡的中國護照在洗衣機裡被攪成了漿糊。

看著攪得稀爛的護照,我們的心都沉了下去。上面還有他仍然有效的去美國和臺灣的簽證呢,這怎麼辦?

無奈,只能去中領館補辦了。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惱人,還是惱人。先生一次次去中領館,卻永遠沒有結果,沒有答覆。問的急了,領館工作人員告訴他:這是國內傳來的指令,我們也沒辦法;你要在國內有關係呢,你去國內找關係。總之我們是無能為力。

很顯然,因為我的關係,先生也上了他們的黑名單。

失去了中國護照,又沒有澳洲護照,先生落入比我還慘的境地,因為他本人並不是難民,所以連個難民旅行證也沒有,只能在澳洲飽嘗坐另類「移民監」的痛苦。因為不能離境,之前許多在美國、臺灣、歐洲等地的業務關係,也不得不中斷,讓他在失卻了家園、失卻了親人(他母親因他入獄的過度驚嚇已去世),失卻了事業的同時,更失去了許許多多再次創業的機會……

三十年愛國夢斷

經過兩年多痛苦的等待和煎熬,他終於等來了可以入籍澳洲的那一天。入籍宣誓時,他全程沒有笑過,臉色一直鐵青,比哭還難看,心中更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那一本讓許多人夢寐以求的澳洲護照,拿在他的手中,卻代表著一份永遠失卻家園、失卻生命和文化之根的悲憤、苦悶和無望、無助。誰會曾想,三十年的愛國夢,就這樣失落他鄉呢?

在網上看到太多法輪功學員被中領館拒發簽證、拒發護照之事,所以出來這許多年間,我從來不曾想過要回去。回望家園和親人,面對中共的流氓手段,我只能選擇在此堅守。

國安給我寫保證?

可笑的是,這許多年來,中共國安還在騷擾我在國內的父母,讓父母「轉化」我。據說,逢年過節,國安必提禮物到我父母家「問安」。去年中秋前,四川綿陽國安局局長更親自出馬,對我母親說,誠懇的邀請我回去看看,這麼多年了,我一定很想念親人。回去看了之後,願留下就留下,願意回悉尼就回去,他們一定保證我的安全。他們甚至說,可以寫一份保證書交到我母親手中。他們逼我母親跟我聯繫,傳達以上信息。

國安給我寫保證?當初在勞教所,為了讓法輪功學員寫不煉功的保證,他們把我們往死裡整。事過這許多年,他們卻要給我寫保證?我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我請母親轉告他們說:對不起,我不想回去。

惱羞成怒的國安,這時終於露出真面目,放出狠話道:「這次不回來,一輩子也別想再回來!」

真是一輩子都別想再回去嗎?這,大概是由不得中共國安的。無論再怎麼瘋狂,中共的「好日子」,很快就到頭了。這一點,恐怕它們自己也感受到了吧。

2011-04-07 

圖:曾錚於2006年3月13日在悉尼中領館前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言,抗議中共在 蘇家屯 建立納粹式 集中營 對 法輪功 學員秘密非法關押、屠殺、剖取內臟器官牟取暴利後焚屍滅跡的邪惡罪行,並呼籲聯合國調查此事。(圖片來源:大紀元)

圖:曾錚於2006年3月13日在悉尼中領館前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言,抗議中共在蘇家屯建立納粹式集中營法輪功學員秘密非法關押、屠殺、剖取內臟器官牟取暴利後焚屍滅跡的邪惡罪行,並呼籲聯合國調查此事。(圖片來源:大紀元)

发表在 时评 | 三十年愛國夢斷已关闭评论

評韓劇《德魯納酒店》——一部引人入勝的作品

前兩天看到一篇報導,說韓劇《德魯納酒店》登上了愛奇藝台灣站2019年度韓劇排行榜冠軍,就到網上找來看了下,果然十分引人入勝,不自覺間就想一口氣看完!

這部16集的電視劇題材十分有趣,講的是一個專門招待鬼魂的名叫「德魯納酒店」的故事,它既包含了已「存在」了1300年的女主人公滿月與她的三位戀人在千年間的生死情仇,也講述了酒店中數名「店員」的百年恩怨,以及大家最後怎樣在千年、百年的恩怨情仇中各自解脫,走向新生的「光明」故事。

《德魯納酒店》海報。具燦星與滿月

《德魯納酒店》海報。具燦星與滿月

說這部劇引人入勝,是因爲我們雖然看過很多人間的愛恨情仇,但一個專門招待鬼魂的的酒店,以及鬼的世界、鬼的世界與人的世界的交錯是怎麼回事,會按怎樣的邏輯和規則展開故事,卻不在我們的通常能夠預想到的範圍之內。

也因爲如此,故事的展開就格外扣人心弦——因爲你很想知道下一步將發生什麼,故事又將怎樣發展。

一口氣看完16集後,低頭再想,這部電視劇(也包括許多其他韓劇)之所以這麼引人入勝,是因爲故事中包括了許多已流傳千年的傳統價值和信念因素。雖然在當代,這些因素已漸漸被人遺忘,或不再被人相信、被人當真,但是,正因爲這些價值的深厚傳承,或它們本來所包含的真理、真相的成分,圍繞著,或包括了這些價值所展開的故事,才依然能如此引人入勝——哪怕「看客」只把這些當成「故事」在看。

那麼《德魯納酒店》一劇中,這些價值和因素有哪些呢?

我粗粗想了想,有以下這些吧:

《德魯納酒店》海報。具燦星與滿月

《德魯納酒店》海報。具燦星與滿月

* 緣

「緣」這個字,是日常生活中人們經常會掛在嘴邊的一個詞,但《德魯納酒店》這部劇,卻用以非常扣人心弦的故事的方式,將「緣」真實地展現給觀衆看。

比如,男主人公具燦星,也就是德魯納酒店的第99任「人類經理」,爲何被神選中,送到滿月身邊,讓他與滿月一步步「不由自主」墜入情網後,卻又不得不生死別離?電視劇的最後一集,才將這個兩人的「緣」的因素揭示開來,讓觀衆恍然大悟:「哦,原來是這個緣!」

其實現實就是如此,誰與誰能在世間相遇、相愛、相恨,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無緣無故的事,是不會發生的。要想得好,當然就要多結善緣,少結或不結惡緣。世間的人,都被緣牽得很牢,善惡和因果都在其中體現。

《德魯納酒店》海報。具燦星、滿月與酒店員工池賢仲

《德魯納酒店》海報。具燦星、滿月與酒店員工池賢仲

* 情與愛、情與怨、情與仇,以及愛與責任

《德魯納酒店》是一部愛情奇幻劇,故事中當然少不了情與愛。當情能夠被愛與責任所約束時,它就會發展爲善的力量與因緣。

比如具燦星對滿月的情與愛,就體現在處處「管束」她,不讓她用不當手段去弄別人的錢,不讓她亂花錢,還總是苦口婆心勸她要變得善良,等等。

然而,當情未得到滿足,或向不如意的方向發展時,就會演變成怨和仇。

比如酒店主要員工之一、客房部主任崔瑞熙,幾百年前嫁到一個大戶人家,因生不出兒子被婆家拋棄,女兒也被婆家害死,她因此滿懷怨氣而死,死後堅決不肯踏上去陰間轉世的「黃泉巴士」,而一定要徘徊、停留人間,一定要等著看到她的「仇家」,也就是前婆家斷子絕孫以後才肯離開。

《德魯納酒店》海報。

《德魯納酒店》海報。

* 神的安排與人的選擇

在《德魯納酒店》這部劇中,「麻姑神」有好幾個(最後一集說應該有十二個之多),她們一直在細心在安排著人間的事情,但是在安排過程中,她們又給人,或鬼,以選擇的機會和自由。

比如,具燦星在受神的委託,穿越到兩百年前的「滿月客棧」(也就是德魯納酒店的前身)去採摘月靈草時,就可以選擇:是留在兩百年前不回來,以便可以一生一世陪伴著他所愛著的滿月,還是完成任務後回到「現實」中來,以完成他的另一項「送走滿月」的任務?

再比如,電視劇中的女中學生、後來成爲德魯納酒店「實習生」的金有娜的父母,在得知女兒是殺死其同學鄭秀晶的兇手後,可以選擇揭開事實真相、懺悔並請求原諒,也可以選擇銷毀證據、掩蓋女兒的罪行。

他們選擇了後者,結果就是,女兒的身體被死者鄭秀晶的靈魂佔據,或稱借用,而女兒的靈魂卻被徹底毀滅。

可悲的是,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眼前的「女兒」已經是別人。

也就是說,雖然神在安排世間事,但在許多關鍵的時刻,人的命運和道路是自己選擇的。

* 神的面目

在電視劇中,「麻姑神」通常是以非常不起眼的面目示人,或是賣酒的,或是賣花的、賣藥的,有時甚至是叫花子。人不認識神,輕慢於神,神卻在護佑著人,維護世間秩序,爲人操著種種心。

甚至一身黑衣的死神在劇中也不那麼可怕,他只不過是負責當人到壽時,接引人離世,送他們走上去陰間的「三途川」而已。他的工作,很多時候只是抓「惡鬼」,不讓他們禍害人間。

《德魯納酒店》海報

《德魯納酒店》海報

* 人的弱小與強大

在電視劇的開關,也就是第一集,男主人公具燦星取得哈佛MBA學位回到韓國,躊躇滿志地要展開職場生涯時,卻被滿月找到了——因爲具燦星的父親在20年前就爲了贖命而答應把具燦星交給滿月;而滿月一直想讓具燦星給她當酒店的人類經理。

滿月給具燦星的「見面禮」,就是向他的額頭吹口氣,把他的「鬼眼」打開了,使他可以看到鬼,並跟鬼溝通。第一次看到鬼的具燦星被嚇得魂飛魄散,四處逃竄,抵死也不肯隨滿月去當「鬼店」經理。

出人意料的是,當滿月貌似已對「軟弱的」具燦星失望,並給他機會,讓他逃走時,他卻不知從哪裏拉了一個平板車回來了——原來,他是回來救滿月的,因爲他逃之前看到滿月被一個怨鬼用尖利的鐵棍插入胸膛,他以爲滿月要死了,因此拉了個板車回來救她。

滿月被感動了,雖然她沒表現出來,觀衆也被感動了。

這個柔弱的人類具燦星,就是因爲那一份善良,那一份對正義的堅持,慢慢的變得強大,並贏得滿月及各路神鬼的喜愛和欣賞。

比如,他總是以一份同理心去理解每個來酒店的「客人」的需求,幫他們解開心結,爲此多次將自己處於危險之中。但因爲他的善良,神和能力強大的滿月都在幫他、保護他,使他一次次化險爲夷,還解決了各種問題,讓大家滿意上路。

* 形神全滅

在《德魯納酒店》中,肉身的死亡並不是生命的終結,而是另一次生命循環的開始。影片中一次次展現當人的肉體死亡或被拉去醫院時,人的靈魂已經轉身離開的情形,它們或是去了德魯納酒店暫時歇腳,或去了其他地方。

然而,如果做了大惡事,比如變爲惡鬼直接傷人,其靈魂,也就是中國修煉界歷來所講的無神,就會被神直接消滅,那這個生命就是真正滅亡了,形神全滅,不再有輪迴轉生。

所以本劇反覆告誡:人成鬼後,絕不能再做惡傷人,否則就會面臨形神全滅的悲慘境地。 相反,肉體的死亡並不可怕,因爲人贖罪還業後,還可以有來世。

* 最難的是放下

《德魯納酒店》一劇的時間跨度長達1300年,可是,漫長的時間,對心有執念的人,是毫無意義的。執念若不放手,生命是永無解脫的。

比如,滿月最大的執念,是她所愛的高清明,在1300年前背叛了她,並害得愛她的延宇和她的許多同夥失去生命。爲了報仇,她亦殺人無數,因造業太大,被麻姑神將其生命「囚禁」、「捆綁」、「凝固」在一棵千年枯樹中,從此她成了一個既不算活著,也沒有死去的「存在」,經營著德魯納酒店、爲亡靈提供服務和慰藉。這也算是她的贖罪方式。

《德魯納酒店》海報。滿月與高清明

《德魯納酒店》海報。滿月與高清明

最終,在具燦星的善良的感召和愛情的滋潤中,在經歷和目睹了種種其他生命的「放下」之後,在她了解高清明的「背叛」,其實是有爲了救她且不曾言說的苦衷之後,她終於放下背負了1300年的怨憤,原諒了那個變成一團螢火,苦苦支撐、跟隨了她1300年的高清明的一縷魂魄。而因爲她的放下與原諒,她與高清明都解脫了。

前面提到的客房部主任崔瑞熙也是如此。她本來苦等200年,就是要看仇家斷子絕孫的,最後,當懷有仇家唯一一個遺腹子的女子倒地,一聲聲呼喚「孩子」、眼看就要死去時,她想起了自己作爲母親,眼看女兒被餓死渴死卻無力救她,也是這樣一聲聲呼喚的慘痛情景,而起了作爲一個母親的同理心、同情心。

在這種同情心的驅使下,她選擇救了懷有仇家最後血脈的女子,同時也終於放下揣了200年的仇恨,輕鬆坐上那輛「To Heaven(去天堂)」的車子離開酒店,走向生命的新歷程。

看過電視劇,你真的想感慨,看看,這一千多年折騰得死去活來,痛徹心扉的東西,一旦放下,就啥也不是。早知如此,爲何還要折騰呢? 可是,在現實中,真能放下的又有幾人?人們折騰來折騰去,不都是爲心中的執念所左右嗎?

真能看開的,才真能解脫。能做到的,實在太少。所以人間才連續幾千年仍然在上演著無數同樣的愛恨情仇的故事。

《德魯納酒店》海報。

《德魯納酒店》海報。

* 夢

在劇中,德魯納酒店提供的特別服務之一是讓鬼魂們與世上的親人「通話」,也就是讓亡靈進入活人的夢境中。中國人常講的「託夢」,大概也是這種情形吧。

這樣,在夢中,活著的人們就會見到死去的親人,而死去的親人則將心中還放不下的事情一一交代……

也許,這真的就是夢的部分真相:人在做夢的時候,其實就是元神進入到了某個特殊的空間,在那裏看到亡靈並與之溝通。

* 附體及肉身與元神的關係

劇中一個主要人物之一,德魯納酒店的「實習生」金有娜的故事則真實地將「附體」及肉身與元神的關係展現了出來。金有娜欺負同學鄭秀晶,把她推下天橋,造成了鄭秀晶的死亡。

鄭秀晶死後,因心中的怨恨特別大,靈魂就找到了金有娜,並強行將金有娜的元神趕出身體,自己佔據了它,從此作爲「金有娜」而活在世間。

本來,這種強佔人家身體的事情是不允許、也不能長久的。

但是,鄭秀晶是被害死的,她也確實有冤情啊。所以滿月找到金有娜的父母,告訴他們金有娜害死了鄭秀晶的真相,想替鄭秀晶申冤。

金有娜的父母選擇了掩蓋女兒的罪行,因爲他們的這個選擇,金有娜的靈魂就此真的消失了,而她的身體就永遠歸了鄭秀晶。

這個看起來是「奇幻片」中的情節,觀衆可以選擇把它當成「故事」看。然而,生命的真實可能就是如此。人的肉身,就像一件衣服、一個房子一樣,誰穿上它,誰住進去,這個衣服、這個房子就歸誰。而人死的時候,只不過是脫了件衣服,扔了個房子,真正的生命並沒有死亡。

通過此劇,觀衆「真切」地看到了人死後的世界,也就是鬼的世界和「生活」,以及鬼再轉生爲人的過程。死亡因此變得沒那麼可怕。

而真正可怕的是,死後仍抱著怨和恨不放,做出惡事,從而導致真正的生命,也就是靈魂或元神被銷燬。

******

以上這些因素或信條,對中國人來說都不陌生,因爲中國的傳統文化中,都有這些東西。

但是,今天的韓國人、韓國的編劇、導演和演員,卻似乎比中國大陸的影視界更能將這些傳統的元素融入作品,寫出一個又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

當然,《德魯納酒店》一劇的演員表演、人物塑造、服裝等等都可圈可點,大家也都在談論。

但對於我來說,跟之前很火的《與神同行》一樣,這部劇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其實在在於它是將許許多多傳統的理念、價值和文化的內涵,完美而不露痕跡地融在了它引人入勝的故事之中。

发表在 时评 | 評韓劇《德魯納酒店》——一部引人入勝的作品已关闭评论

專訪:曾錚談法輪功與政治

法輪功學員不參與政治,爲何要幫王立強?當年爲何要幫陳用林?法輪功到底反不反共?法輪功爲何喊「天滅中共」而不是自己去滅中共?法輪功到底參不參與政治?以後中共倒了,法輪功會去執政嗎?

在接受《美麗日報》的專訪時,我談到了以上問題。請點擊此處觀看視頻:https://www.bldaily.com/watch/2060/

发表在 时评 | 專訪:曾錚談法輪功與政治已关闭评论

Inside Every Seed

By Gerard Traub

To feel the earth

the willow weeping

inside every seed

a fire of forest sleeping

with breath of light

weaving trunk and limb

another season aflame

stretching heart to wing.

 

发表在 时评 | Inside Every Seed已关闭评论

從王立強案及川普彈劾案看民主社會面臨的危機

看了以上題目,也許您會奇怪:中共投誠澳洲的間諜王立強怎麼與川普彈劾案扯上邊了?

請容我慢慢道來。

在臺灣民視《辣新聞》節目《獨家接觸共諜案!袁紅冰揭破外界質疑!》中,流亡作家袁紅冰透露了兩個細節:

1. 澳洲媒體在了解到王立強關於中共干預臺灣大選、曾直接資助國民黨2020年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重大指控及證據後,曾試圖聯繫臺灣駐澳洲代表處(相當於臺灣駐澳洲大使館),但臺灣的「駐外機構好像得了老年癡呆症,毫無敏感性」(袁紅冰原話),沒有理睬澳洲媒體;

2. 袁紅冰本人11月25號到臺灣後,曾試圖聯繫臺灣當局,向他們發出警示,甚至說可以幫助臺灣當局直接與王立強見面,了解更多詳情和細節。袁紅冰說,他是通過一個肯定可以把這話傳達給臺灣當局的人轉達此意的,但臺灣當局依然「毫無反應」。

聽到這裏,我並沒有太吃驚。袁紅冰在節目中說這兩點,是爲了從反面證實,民進黨當局並沒有想利用王立強的爆料來打擊國民黨。

但接下來主持人的話卻讓我暗暗心驚。

主持人說:「那很好啊,我覺得我們政府清清白白。」

說完這句「無心之語」,主持人馬上就接著向在場的一位國民黨立委發問了。

爲何主詩人的一句「那很好啊,我覺得我們政府清清白白」會讓我覺得暗暗心驚呢?

因爲這句話的潛臺詞是:民進黨沒有主動、積極去抓住並調查王立強的爆料,就是「很好」的、「清清白白」的,反之,就是「不好」的、不「清白」的。

換言之,當國家利益受到傷害和威脅時,因爲要避免打擊「政敵」的嫌疑,執政黨就應該不聞不問以示「清高」?這樣的話,國家利益和安全由誰來捍衛和保護?

說到這裏,就可以牽出川普彈劾案了。

已經沸沸揚揚鬧了很久的川普彈劾案,其實就是因爲川普曾在電話中要求烏克蘭總統幫助美國調查拜登父子在烏克蘭的貪腐行爲。作爲美國總統,他要求外國政府幫忙調查本國官員的貪腐行爲,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是他應該且必須履行的職責;如果拜登不是2020年的總統參選人,不是川普總統的競選對手,那這事兒一點毛病都沒有。

反之,牽涉到兩黨之間的對峙時,無論是王立強案中民視主持人的那句「我覺得我們政府清清白白」的無心之語,還是把美國政壇攪得恨不能一天都不能安寧的川普彈劾案,都表明,到了今天,在所謂「民主制度」中,黨派利益、黨派之爭,在某些時刻已經超越了國家利益和國家考量。

作爲選舉中獲勝的政黨,當選後難道不是應該代表整個國家來決策和行事嗎?但現實中,這一條似乎很難做到。

在民主社會中,政黨之間的互相監督本來是必要和健康的;但是,當對本黨的利益和考量超過對國家利益的考量時,政黨之爭就變成損害國家利益之事了。

對於這一點,中共也是看得很清楚的。一方面,中共在對於國民的愚民教育中,一直在宣揚民主制度「吵吵鬧鬧」的無效率,及獨裁制度能「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點;另一方面,中共又在利用民主社會的特點和漏洞,進行浸透、煽動,和挑事。

誰又能說,臺灣和美國這種黨爭之劇、社會撕裂的現狀,不是中共在其中運作的結果呢?

近年來,中共一方面試圖在世界以所謂「中國模式」來取代民主自由,一方面又在民主社會搞破壞和浸透。從某種程度講,他們已經相當成功了。

而民主社會中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們,如果在王立強這樣的重大爆料面前,仍然不警惕,仍然無動於衷的話,那可真是愚蠢又危險了。

12/2/2019

发表在 时评 | 從王立強案及川普彈劾案看民主社會面臨的危機已关闭评论

Sleepless Night 鷓鴣天•無寐

Tune: Partridge Sky

By Yuan Xi from White Cloud Poetry Society | Translated by Jennifer Zeng and Damian Robin

文:白雲詩社 元曦 | 英文翻譯:曾錚

Lion Rock is burning. Hong Kong’s night-whipped shadows cannot hide
One breaking gunshot shocking heaven, twenty years of dream destroyed.
The half moon’s sharp, think arrows/knives. Let’s slay the demons of the void!
Born in chaos, hard to rest, hearts churn through sleepless nighttime tide.

獅子山頭赤焰燒,香江影黯夜風高。

一聲槍響天驚破,廿載人痴夢盡銷。

望明月,想弓刀。何當一怒斬邪妖。

生逢亂世難高枕,無寐心潮似海潮。

[注] Note:

One breaking gunshot shocking heaven: On August 25th, the Hong Kong police fired the first live round at the protesters since the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s started in June. For the first time, the police also used water cannons and armored vehicles.

一聲槍響天驚破:指8月25日的荃灣遊行被清場過程中有警察開槍,這是「反送中」以來警察第一次動用真槍實彈。此外,警方還首次動用了裝甲車和水炮車。

Twenty years of dream destroyed: Many people have harbored illusions about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 policy for more than 20 years since Hong Kong was taken back by the Communist regime. However, during the “anti-extradition bill” protests, people have been awakened to a sudden realization that the so-called “returning to the motherland” is more like a forced occupation by the enemy.

廿載人痴夢盡銷:香港「回歸」二十年多年,相當一部分人們對一國兩制尚存幻想,「反送中」運動中,中共的邪惡暴露無遺,人們徹底從迷夢中驚醒,所謂回歸只是一場淪陷。

发表在 时评 | Sleepless Night 鷓鴣天•無寐已关闭评论

Upon A Spark

By Gerard Traub

 

Our flame is carried

upon a spark

each word upon the wind

where sun emerges

from behind the sky

weaving oceans to horizons

a moment’s breath

in every tide.

 

Many a voyage

we must follow

brave the worlds we beckon

stepping into ourselves 

here and beyond.

 

Let our flame forever

be carried upon a spark.

 

发表在 时评 | Upon A Spark已关闭评论

自古英雄出少年

——謹獻給港中大學生及所有反抗中共暴政的香港學子、仁人志士

白雲詩社 出品 詩:元曦 | 朗誦:曾錚 | 剪輯:魏來

自古英雄出少年,枕戈泣血衛民權。

此夜八面盡赤匪,中大烽火正彌天。

二零一九反送中,五大訴求皆成空。

高坐朝堂多倀鬼,蒿目斯世盡哀鴻。

書生投筆憑一怒,從容踏上抗爭路。

寒窗飽讀聖賢書,義之所在無返顧。

二八三五好年華,可憐魂斷在官衙。

人間雙親添淚眼,長夜何其未還家。

九秋淒風重回首,除卻孤忠吾何有,

誓與邪黨不共天,吾必痛飲黃龍酒。

危亂一髮系千鈞,哪顧杯水對車薪,

憑仗唯有道義在,楚雖三戶竟亡秦。

三百學會氣崢嶸,光復香港結同盟。

五十年也如今日,誓與海潮共壯聲。

獅子山頭大風起,生逢亂世能有幾。

時代革命當此際,功垂後世無窮已。

反共大潮勢如虹,振臂潮頭氣也雄。

宇內傳檄彰天討,不信九州不大同。

注:【自古英雄出少年,枕戈泣血衛民權。此夜八面盡赤匪,中大烽火正彌天。】指香港中文大學11月12日起遭近500名警察攻打,警察連續4小時不斷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12日中大學生在現場收集彈殼達2356枚。

【三百學會氣崢嶸,光復香港結同盟。五十年也如今日,誓與海潮共壯聲。】指三百多香港學生組織發表宣言:「不管是五個月、五年還是五十年,我們定會奉陪到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

发表在 时评 | 自古英雄出少年已关闭评论